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历史

应试教育扼杀孩子对科幻的兴趣因太费脑子

2018-11-08 17:44:56
应试教育扼杀孩子对科幻的兴趣因太费脑子 新学期,浙江省杭州高级中学的语文教师寿婷尔要开一门新的选修课,将科幻文学引入教学内容。

但她同时也在忐忑中:在她的学生中,了解科幻的人目前寥寥无几,喜欢“修真”、“仙侠”、奇异、玄幻小说的倒不少。

美国科幻作家阿西莫夫曾说,“儿童应当尽早浏览科幻作品,在9岁或10岁,不能晚于11岁。

”但现实情况是,科幻作品不仅在文学门类中仍然处于非主流和边沿地位,对中国社会的大多数人来说,科幻也还是稀有物品。

在中学和大学教育当中,科幻作为一种行之有效的工具,几近是完全缺失的。

8月,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传出消息:“全民阅读”将立法。

在倡导全民浏览的时代,是不是应当同时倡导青少年读读科幻? 应试教育扼杀了孩子对科幻的兴趣 在科幻作家韩松的记忆中,他上小学的时候,身边还有不少同学像他一样,对外星人、宇宙这样的神秘现象感兴趣,但慢慢地,这些同学就都转去看武侠、言情小说了。

“小孩子多少会有一些兴趣,但拥有持久兴趣的人不多,其实他们本身的想象力不差,但上学上着上着,想象力就差了。

由于我们的教育体系要求非此即彼的标准答案,这跟科幻所追求的发散思维是矛盾的。

”韩松说,到现在都经常会有读者问他,你的书是什么主题,我怎么读不懂?“他们就觉得你的书一定要有一个主题,表达一个中心思想。

” 今年6月,女航天员王亚平讲授“太空一课”时,科幻作家刘慈欣陪着初二的女儿看完了全程直播。

在认可这种科学教育方式的同时,他也觉得有些不满足:“课上有孩子提问说,‘你们在空中看到的星星,和我们地面看到的有什么不一样?’其实这个问题不用回答,可以直接把镜头对准窗外,让他们看看。

整堂课一直是对着舱内的演示拍摄,为什么不肯给外面的星空一个镜头?” “这也许就是由于我们的教育已构成了一种思惟定式。

”在听刘慈欣讲述这个故事时,韩松这样觉得。

“中学对一个人的思想和创新能力的构成是非常重要的,如果一直在死学课本上的知识,缺少与生俱来的好奇心和想象力,不管他在哪里工作,都很难做出突破性的进展。

” 相比奇幻、玄幻,读科幻“太费脑子” 2012年,韩松在江苏1所大学做科幻讲座时曾问台下的学生,有多少人看过《三体》,看过《科幻世界》,看过其他科幻书籍,没有一个人举手。

问到是不是看过科幻电影,才有几个人举手。

而已成为中国的科幻作家的刘慈欣也坦言,自己献给读初中的女儿的《超新星纪元》1书,女儿却连看都没看过,因为“没兴趣”。

在他女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