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叫大哥的人

2019-07-14 02:58:20 来源: 黔南州信息港

那个叫大哥的亾

91年9月,娟子师范毕业,被分配到一所山区小学任教。学校位于高高的山上,到学校要走2个小时左右的山路。当地的教育局有一个规定,凡是刚毕业的老师都需要到瑶族地区呆三年,然后才能调回汉区任教。而娟子也不能幸免。

那一年,娟子刚好18岁,如花一样的年华,人也像花儿一样美。娟子笑起来有一对好看的小酒窝,娟子还有一双会笑的眼睛。娟子是漂亮的也是自信、乐观的,所以娟子对分配到这样的一个学校也乐于接受,娟子知道她不会在在这个学校呆上三年的。也许一年后她就会调离,因为她有一个有点权力的堂哥。

天上班,娟子在山脚下望着长长的山路,说不害怕是假的,但娟子知道她别无选择,只能咬着牙挺住上。背着行囊,花了2个多小时,娟子终于爬上了这高高在上的学校。学校一幢二层楼的教学楼,一楼是教室,二楼是教室的宿舍。学校只有6个教师和一个年纪很老的校长。校长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,把娟子介绍给其他的老师认识。

开完会后,一个姓周的同事走过来对娟子说:“我见过你的相片,你是我小妹的同学,以后你也当我是大哥吧,我会照顾你的。”

娟子听了忍不住咯咯的笑起来,露出一对甜甜的小酒窝。娟子知道她的死党燕儿有一位当老师的哥哥,但没有想到他长的这样年轻这么帅。更没有想到会和他同在一间学校共事。

娟子淘气地说:“放心吧,放心吧,我在心里会把你当大哥对待的,保证不会喜欢上你的,不过我不会叫你大哥的,我叫你周老师。”

周老师听了摇摇头说:“怪不得你和我妹这样合得来,都是这样的调皮捣蛋,但是现在你也是一名教师了,要改一改了。”

娟子吐吐舌头,笑容可掬的说:“谢谢周老师的教导,小女子会铭记于心的。”

学校的条件很落后,没有电。晚上,老师们都是点着煤油灯备课、批改作业。这个对娟子来说并不可怕,娟子喜欢看小说,批改完作业备好课,娟子喜欢一个人静静的捧着一本书安静的阅读。让娟子害怕的是老师们需要轮流的做饭,而且还是烧木柴的那种。次轮到娟子做饭,娟子把自己弄的乌头黑脸的,忙了将近三十分钟,火还没透着,烟熏的她两眼泪汪汪。娟子在家那用受这样的罪呀,饭菜都是姐姐们做的,那轮到她动手。那个时候,娟子真的好想哭。

周老师刚巧路过厨房,看见娟子那个狼狈样,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,娟子狠狠的瞪他一眼,恶声恶气的说:“笑什么笑,没见过美女呀。”

周老师忍着笑说:“你真是和我妹一个样,都是一个只会吃不会做的主。来,让我帮你吧,我害怕今晚我没饭吃。”

娟子对周老师千恩万谢的,在旁边休闲地看着这个只比她大四岁的男人是怎样做饭了。理所当然,以后每次轮到娟子做饭时,周老师总是刚巧的路过厨房,娟子只当打下手的,洗洗菜什么的。

学校的老师们,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,一般都是周末才回家一趟。星期一才背着菜呀米呀油呀一大早赶回学校。每当星期一的早上,周老师会准时在山脚下等娟子。也许他是担心娟子一个人独自走那么长的山路,也许是担心娟子娇弱的身子提不起那么多的东西。长长的山路,留下了他们一大一小足迹。

娟子很快适应了学校的生活。山区的孩子单纯,向往学习,都很听老师的话,学生的学习情况基本是不用娟子操心,只有几个成绩跟不上来的需要帮他们补补课。

周老师是学校是教学骨干,琴棋书画样样能行,还写的一手好字。他还经常取笑娟子,说娟子的字写的不好,要娟子常练习写字,娟子总说他怎么像个老太太的啰嗦。周老师总是很正经的教育她说:“不是啰嗦,老师的板书对学生很重要,老师一定要有一手好字。”娟子看着他是正经的样,只有点头的份。

学校老师们的业余生活都比较单调,一般都是和学生们打球,篮球赛是常举行的了。雨天就是下下棋、打打牌。娟子常和周老师下棋,但只有输的份。周老师在这些方面从来不会让着娟子。但他在生活上对娟子很照顾,真的像一位兄长。

有一次,娟子打球时不小心弄伤了脚,走路一拐一拐的,周末也不能回家。看着其他的老师都回家了,娟子心里很害怕。想想一大幢教学楼只有自己一个人,娟子就想哭。娟子,这个周老师怎么也回家了呢,还说会好好的照顾我呢,都是骗人的。

到了晚上7点多,有人敲娟子的房门,娟子害怕的不敢吭声。娟子担心是那些瑶民,小数民族地区的人有些较野蛮。突然外间有人大声叫:“娟子,快开门,我是周老师。我回来了。”娟子听了这声音欣喜若狂,她知道今晚自己可以睡个好觉了,因为她的保护神回来了。

娟子问他:“你不是回家了吗?怎么这么快回来。”

周老师说:“我回家去拿点吃的东西,然后就赶回来了,我知道你会害怕的。”娟子听了有种想哭的感觉。

一个学期很快过去了,到了放寒假的时候。假期里,娟子会去找燕儿玩,燕儿也在另外一间山区学校任教。有时燕儿不在家,娟子就和周老师玩。周老师也会和燕儿到娟子家去串门。

燕儿有时打趣说:“娟子,你看我哥帅吧,人好吧,不如你做我嫂子算了。”“瞎说”娟子和周老师异口同声地说。燕儿大笑着说:“你看,你看,你们这么快就一个鼻孔出气了。”其实周老师还不能忘怀他以前的女朋友,他和她是读师范时的同学,毕业后分配到同一间学校,后来不知是何原因,他的女朋友喜欢上了学校另外一个男老师。同一间学校的老师,娟子有时看看他们仨个就觉得尴尬,那场面真是难为周老师了。

第二个学期,周老师依然像个大哥哥一样照顾着娟子,娟子和他也成了无话不聊的哥们。他担任毕业班老师,教学任务比娟子重多了。但是课余时间,他一样会陪娟子打乒乓球、打篮球,慢慢地娟子也能和对抗几局了。

学期快结束时,周老师对娟子说:“娟子,我下学期就不是这间学校教书,可能会调到另外一间学校,你可要学会照顾自己了。”娟子拍拍胸口说:“放心吧,哥们,俺能行。”其实娟子知道下学期她也不会在这间学校任教了。

92年9月,周老师调到娟子堂哥那间中学任教,也就是娟子以前读中学的学校,而娟子则回到她小学的母校任教。娟子在新学校可以说是如鱼得水的,学校的校长是她读小学时的班主任,对她宠爱有加,娟子和他一起担任毕业班,娟子任班主任,但所有班主任的工作都是校长帮她做了。重要的是,娟子不用为做饭发愁了,可以回家吃。

六年级的学生,有些长的比娟子还高大。娟子经常和学生们一起疯,完全不像一个老师的样子。校长总是对她说:“注意影响,注意影响,你现在是老师了,不是学生了。”

周老师经常会过来找娟子玩,说说他学校的趣事,还说以前那些老师对娟子的评价。周老师开玩笑说:“娟子,你以前读初三的班主任叫我追求你呢,他说你是个好女孩。”

娟子大笑说:“你信他们吹,那个老师不说自己学生好的,你说过做我大哥的,我已习惯你做大哥。”周老师听了笑笑,以后周老师再也没有提起这个问题。

学校开始对老师的学历提高了,要求所有的老师都要有大专以上的学历。周老师对娟子说:“娟子,你也去参加自学考试吧,我帮你去报名和买课本。”自学考试要有坚强的毅力才能把全部课程学好,娟子有点怕。周老师说:“不怕呀,有我呢。”娟子知道周老师还有几门课程学完就毕业了。娟子答应了周老师和他一起去读书。考试报名要到离他们很远的县城,每次都是周老师帮娟子弄好的,娟子只负责学习就行了。每次周老师都会和娟子报读相同的专业,让娟子能和他一起共同探讨问题,还有考试时能陪着娟子。

娟子依然快乐的生活着、工作着。周老师周末常往娟子家跑,娟子的母亲问娟子,这个人男人是否喜欢你了,娟子笑着说:“那会,他是燕儿的哥哥,我的哥们。”其实不是周老师不好,只是娟子在心里早已把他定了位。

93年,娟子找了一个男朋友,并和他结了婚。一年后,周老师也和他另外一位女同事结了婚。慢慢地娟子和周老师联系少了,各自都有了自己的家庭,也许大家都不想影响各自的家庭吧。

后来,娟子离开了乡村,去到一个大城市,和周老师就失去了联系。多年后,偶而听人说,周老师已经当上中学的校长了。

有些人,也许无缘做爱人,但他也曾经默默为你付出很多。

也许对周老师来说,痛苦的事就是我站在你面前,而你却不知道我爱你。

缘,让娟子和周老师相遇,但却不能得到份。

缘份缘份,有缘无份,有份无缘。

怎么在微信开微店
提升seo网站排名,推荐这几个方法
小程序拼团开发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