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王纸尿裤事件罗生门买家艰难维权货源存疑

2019-09-14 08:01:20 来源: 黔南州信息港

  > 花王纸尿裤事件罗生门 买家艰难维权货源存疑 15:08:00

  从天猫森淼母婴专营店买到的花王纸尿裤,和以前从实体店买到的不一样,打开就有一股煤油味,孩子用了几片屁股就红了,还起了很多疹子。 森淼维权群的发起人王女士告诉。

  我们双十一促销,一天卖了3万多包,60%是直接从日本原装进口的,40%是从天津食品进出口有限公司采购的,产品没有问题。 森淼母婴专营店的张经理告诉。

  而处于风口浪尖的上海花王,面对的采访,则选择了沉默。

  买家艰难维权

  络上的商品鱼龙混杂,花王纸尿裤也不例外,但是出现如此大规模的问题事件,还是次。

  王女士告诉,之前自己都是从母婴实体店购买纸尿裤, 双11 天猫大促,她花了119元在天猫商城森淼母婴店购了一包花王L号的纸尿裤,价格比实体店便宜不少。打开后隐约感觉有些不一样,摸着略薄些,还有点煤油味,但也没多想,还是给孩子使用了。

  使用几片后,已经一岁半的孩子,屁股就红了,还起了很多疹子,开始王女士没想到是纸尿裤的问题,直到带孩子去了医院检查,才发现是纸尿裤过敏引起的。

  之后王女士上,发现很多母亲都在微博或BBS上表示使用同款产品出现类似问题,之后她一边和店交涉,一边建立了一个维权群,10日当想加入这个群时,发现500个名额已经满员。

  女孩子一般是红屁股,并伴有发炎和水疱,男宝宝有严重的,小鸡鸡都流脓了。 王女士愤怒地表示。

  王女士提出一个质疑,因为销售火爆,店出现超售现象,她曾接到店,表示可以为其办理退款或者等待下期货物到达再发货,她选择了等待,但事实上她的货物和其他买家一起发货了,因此王女士怀疑超售的这部分货品来源可疑。

  对此,天津森淼进出口有限公司的张经理告诉,当天确实超售了, 我们一天卖了三万多包,后来发现超售,我们打了4000多个问买家可不可以等待预订,我们把所有库存都拿出来邮寄出去。

  而对于花王纸尿裤的进货渠道,张经理坚称,当日销售的货品,60%是直接从日本原装进口的,40%是从天津食品进出口有限公司采购的,而天津食品进出口有限公司是上海花王有限公司的天津区总代理。

  王女士的另一个质疑是,此前8月13日天猫的另一轮促销中,在 森淼 店买到的花王纸尿裤也出现大量质量问题。

  对此张经理则认为,是因为森淼的销量巨大,出现的问题也相对集中,他坚持认为,任何一个品牌的纸尿裤都可能出现红屁股的问题,气候变化、过度使用等都可能导致问题出现。

  在王女士看来,她们的维权之路充满艰辛, 我们先去上海一家机构,但是被拒绝了,说是不接受个人申请,还是在电视台的帮助下,12月7日我们和店家一起将花王纸尿裤送到浙江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,一周后会出结果。

  王女士表示,她也曾联络天猫,天猫开始态度很客气,还表示将带维权妈妈一起将产品送检日本以证明真伪,但是后来又拒绝维权妈妈的同行, 天猫表示会自己带产品检测,如果他拿行货去日本,又能查出什么呢?又没有人监督天猫。

  进货渠道 罗生门

  另据媒体披露,有消费者表示11月底在专门做母婴用品生意的薇团上购买的花王纸尿裤,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,站负责人说,货是青岛康乐佳商贸有限公司提供的,营业执照、进出口检验检疫证明都很齐全。

  络上花王销售火爆,但络也是花王纸尿裤水货和假货的重灾区。这些货物的源头是什么?如何流入消费者手中?几经辗转,采访到一位专营母婴产品和化妆品的B2C站负责人,他告诉,市面上花王纸尿裤的产品分为三种,一种是行货,花王在淘宝上有官方旗舰店,还有一些日系商超里面卖的肯定是行货。

  第二种是所谓的水货,水货来历复杂、渠道灰色、没有监管。一般是平行进口而来,平行进口指未经他国原厂指定的贸易商,间接自第三人处取得该国外原厂或其授权厂商所制造的商品,并进口该种商品于国内销售的现象(国外称之为 ParallelImport 或 GrayMarket )。平行贸易商提供货源,之后再由清关公司引进大陆。

  水货的货源一般问题不大,但是因为行货要经历商检,就是地方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根据不同类别的报关商品,依照国家质量执行标准进行的检测工作,纸尿裤隶属一次性卫生用品,其必须执行的商检包括微生物检测和毒理检测。

  平行进口一般会经过多次非正规渠道的旅途中转,由于纸尿裤包装箱的密封性较差,加上仓储和运输条件一般都不太好,很容易造成微生物超标,而未经商检的水货的质量自然也没有保证。

  第三种就是假货,基本就是在国内仿制生产的。比如前文王女士提到的煤油味道,该人士表示,纸尿裤生产线需要煤油润滑,而纸尿裤的吸水材料能吸附这种味道,如果是日本原装进口的,其生产车间密闭无尘,不会出现煤油味道,而仿制工厂生产环境和卫生都无法得到保证,因此会有煤油味道。

  该人士表示,从批发商到国内贸易商、渠道商、中间商再到零售卖家,链条长、倒手多,任一环节都有可能出现问题,有些关系好的或长期合作的,会告知下游货物是水货还是假货,有时候卖家也被蒙在鼓里。

  该人士还表示,很多卖家都是真货、水货和假货掺着卖,因为有真货的手续,消费者取证和维权都会变得十分艰难。

  而很多问题站,都有完整的报关单和检验检疫书,因此也吸引了大量消费者购买,那么那些贴报关单、检验检疫书的就肯定是行货吗?

  前述人士表示,即使有完整的报关单和检验检疫书也不一定是真货,因为报关单、检验检疫书只能说明这批货是从国外或香港进来的,很多单据上的关键内容有的是原材料,有的干脆盖住了。 另外,很便宜就可以办出这些单据,更有甚者,在上PS单据,只有一张模糊的照片,消费者根本分辨不出来。

  花王中国困局

  日本花王是全球第四大的日用消费品企业,也是亚洲的日化用品品牌,仅次于宝洁、欧莱雅和联合利华。

  尽管花王的光环如此靓丽,但是其在中国的发展可称为黯淡。花王早在1993年就在华设立上海花王有限公司,1995年开始先后在上海市和广东省中山市设立工厂,逐步实现了花王化学品原料的本土化生产,2002年又设立花王中国投资公司作为总部,在华销售品牌包括碧柔、诗芬、佳丽宝、乐而雅等。

  但是进入中国市场19年,花王在中国市场的表现一直不尽如人意,法国巴黎银行驻东京的分析师摩恩对此曾表示, 花王的整个海外业务凌乱,令人失望。特别是在华业务,花王前不久才开始在中国启动纸尿裤业务,至今还没有在中国本地生产任何产品。 他特别强调,花王在华年亏损额在10亿元以上。 花王只有1%的销售额来自中国,且靠的是洗涤用品。

  日化专家李贵君告诉,一方面花王中国公司中高层大部分仍然是日本人,连大区经理这个级别的都被日本人占据,他们根本不了解中国市场;另一方面,花王一直也没有太重视中国市场,越亏损越不做市场投入,越不做市场投入越亏损,陷入恶性循环,渠道建设一塌糊涂,现在很多大商超都停止和花王合作了,花王对络这块更是不在意,这也是花王纸尿裤水货、假货泛滥的主要原因。

  由于出生率低下等原因,日本国内市场逐渐饱和,花王不得不把目光投向了海外市场,他们计划在2020年把海外业务的占比从现在的26%提高到50%。

  为此,去年底,花王选择与上海家化合作。花王株式会社社长尾崎元规曾表示,将借助上海家化在批发与销售络方面的优势,希望将花王旗下婴儿纸尿布、卫生巾、衣物洗涤用品等产品推入三四线城市。

  但李贵君认为,日本花王和上海家化在产品种类上有很大的重合,存在着同业竞争关系,并且上海家化在中国国内只算二线公司,在传统渠道方面没有多大优势而言, 短时间内双方合作,对花王的业绩有很好的提升作用,但长期来看就不一定了。

  直到2011年7月份,花王开通了淘宝商城官方店铺销售自己的化妆品和妙而舒纸尿裤。同时,它也开始决定在中国建厂进行本地化生产。位于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内的新工厂于2011年8月开工建设。尽管花王做了很多补救措施,但由于其长期不重视中国市场,任其水货、假货泛滥的恶果正在显现。

  中投顾问轻工业研究员朱庆骅表示:花王纸尿裤是国内纸尿裤市场七大品牌之一,市场占有率较高。花王对络渠道没有严格的监管措施,导致上假货泛滥。

  然而到目前为止,花王只在站上发布声明,只有贴着彩色中文标签、通过花王上海产品有限公司进口的花王妙而舒纸尿裤,才是他们授权的。

  在朱庆骅看来,络上假花王纸尿裤泛滥,将对花王在中国造成一些不良影响。一方面,市场中假货多,使消费者真假难辨,将降低中国消费者的购买积极性;另一方面,花王面对假货泛滥的情况,会花费较大成本肃清市场,从而企业的净利润会有所降低。假花王纸尿裤泛滥与花王的销售渠道建设有关,企业需要对销售渠道进一步完善。

 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,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(发邮件时请把#换成@),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。

小孩流鼻血
心梗病人适合吃什么水果好
一岁宝宝口臭怎么回事
哪种拉拉裤性价比高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