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似潮水1总裁出没勿放纵

2019-06-25 21:18:20 来源: 黔南州信息港

出病房的时候,顾盼生随手关上了病房门。百度有意思书院》乐>文》小说し她靠在墙角,闭上眼,头疼欲裂的感觉让她的思绪出现了断断续续混乱的状态。阿笙?简单一直都叫她阿笙的,也只有她这么叫她,她觉得这个名字让她特别的熟悉,她也喜欢这个称呼,可是,这一刻,她感到茫然。她觉得自己像是站在一处荒无人烟的沙漠中,满天的飞沙走石,几乎要将她吞没,她焦躁,晕眩……甚至浑浑噩噩的分不清现实和梦境。“盼生,你奶奶和你说了什么?蹂”顾文政颓废的面容闪过一丝焦急,看到顾盼生出来,连忙上前抓住她的手臂,攥的紧。“奶奶没说什么。”手腕被拽的太紧,顾盼生伸手拨开顾文政的手掌。后者显然在听到顾盼生的回答后,而明显松了一口气,甚至于,忽略了她刚才冷漠的举动,转身对袁继玲说:“继玲,你和盼生先回去,我在这儿陪着妈就行。”“阿政,要不还是我留下吧……”袁继玲的脸上闪过一丝微妙的情绪,她看着面前变得不太一样的丈夫,总觉得有些不适应。想到下午的事情,她的脸上便变得有些深沉。“爸,你和妈回去吧,我想留在这儿陪着奶奶。”顾文政的眉梢微蹙,看着面色晦暗的顾盼生,心思有些沉,他有些粗糙的手摸了摸裤袋,想着,老太太一时半会也不会醒,应该不至于和盼生说些有得没的,他得先把正事给办了才行。想着,也便顺了顾盼生的意,点头:“那也成,你在这儿照顾着你奶奶,我和你妈先回去了。”说完,伸手推了推想要留下来的袁继玲。袁继玲张了张口,想要说留下,可是腰际的那双手,却加重了力道,她张着嘴,将原本要说的话给咽了回去,改了口说道:“那盼生,你也别太累知道吗?我们先走了。”顾盼生点了点头。看着俩人一前一后的离开,靠在墙边低下了头,她今天除了早上喝了点鸡汤,一直没有吃东西,可是即便如此,她也感觉不到一丝饿意。她一直杵在墙角一动不动,眼神黯淡无关。“你看到刚拐角那男的没,他都在那好一会了,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现实版帅哥啊。”一护士一边走一边偏头对另一名护士说话,清晰的话语,正好传入顾盼生的耳内。“帅是帅,可是那模样瞧着有些吓人。”“……也是。”随着护士的走远,顾盼生突然有了动作,她抬头,朝着两名护士来的路看去,拐角靠窗户的位置,男人静静的靠在那里。隔得远,可是顾盼生还是能够感受到,那双漆黑的眸子正注视着她。一眨不眨,像是凝固了时间。叶景朔身上的烟灰色西装看上去十分的显眼,他身高突出,再加上那张脸,哪怕此刻很邋遢,依然能够惹来偶尔经过的人,频频侧目。他还在这里?顾盼生望着叶景朔的方向,许久,蹙眉,偏开了头,不愿意再去看他。十八岁的那年,她稀里糊涂的嫁给了这个男人,那时候没记忆,怀了孕,在所有人认为嫁给叶景朔是理所当然的情况下,她嫁给了他。他也以为,一切都是理所应当。因为,顾盼生是叶景朔的未婚妻。至少,他是这么来承认,两个人的关系的。可是如今……她已经无法确定,自己是不是真的是顾盼生了。……窗户外,天色暗了下来,淅淅沥沥的雨水噼里啪啦的砸落。顾盼生握着手机,听着耳边响起的嘟声,突然让她觉得,这种声音和外头的雨声一样,让一切都显得格外的安静。……简单接到顾盼生的电话的时候,正在遛狗。“阿笙,你在哪?我怎么好像听到雨声了。”另一端,简单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。顾盼生有些木讷,她好像所有的思绪都慢半拍似得,她靠在窗户边的墙角处,瓢泼的雨水会溅到她的身上,手臂上,还有发梢上,甚至偶尔还会溅到她的脸颊上。“阿笙,你还好吗?”听不到回答,简单的声音明显有些急了。顾盼生眨了眨眼,睫毛轻颤了一下,脸上湿湿的,已经沾了不少的雨水,她吸了一口气出声:“你知道我是谁对不对?”她一直叫她“阿笙”,可是她似乎忘记了,她的姐姐,叫顾宁笙,那个笙,和阿笙,是一样的笙。“……你在哪?阿笙,你是不是记起什么了?你怎么了,你别吓我好吗?”<p>简单的声音通过电话传了过来,焦急的询问着:“你那在下雨吗?阿笙……你是不是回靖阳了?”“我不是顾盼生,我是顾宁笙对不对?”电话另一端的简单张着嘴,有些惊愕,一时间忘记了回答。顾盼生垂头掩眸:“我从一开始就不是叶景朔的女朋友,我不是顾盼生……所以,小蛮也不可能是他的孩子。”“阿笙,我知道这可能让你有些不能接受,可是……你冷静一下,我现在就过去找你,你等我,我一定把我知道的真相告诉你好不好?”简单好不容易缓过神,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开口。“阿简,所以说,我猜的是正确的是吗?”顾盼生眼眶一热,有什么东西,瞬间模糊了她的双眼,她眨了眨眼睛,眼泪便顺着眼角一直划过脸颊。嘴角湿湿的,眼泪融入口腔的时候,没有任何味道。“五年了,虽然我没有记忆,可是我活着,我以为我知道自己是谁……”“对不起,阿笙,我一直很想告诉你,是我没勇气向你坦白一切,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子,阿笙,我马上过去找你,你别想太多,你相信我!”“阿简,我想一个人静静……”顾盼生挂了电话,闭上了双眼,感受着雨水滴渐在脸上的微凉感。真实的告诉她,一切都不是在做梦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顾盼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,醒来的时候,她躺在椅子上,身上盖着一条西装,烟灰色的高级定制西装,和叶景朔的一模一样。窗外的雨已经停了,天依然漆黑,医院静悄悄的。直到脚步声响起。叶景朔停下脚步,站在了她的面前,氛围有些低沉,他凝视着她,将手中刚买回来的点心递到她的面前:“你应该饿了。”“我不饿。”顾盼生心生排斥,她抬起头,将手中的西装还给他,“还有,谢谢你的衣服。”叶景朔没有开口,也没有伸手要接过她手中西装的意思,看着她,将手中的餐点随手搁到了一旁的椅子上。“你拿自己的胃和我开玩笑,有意义吗?”顾盼生仰头看着他,眼底闪过一丝倦意:“我不想吃东西。”叶景朔看着她,在她的面前蹲下,一双漆黑的眼眸中有着几乎快要崩溃的情绪在浮动,他的脸上胡渣已经几天没有剃过。他伸手打开塑料袋,用筷子夹起烧麦直接递到她的嘴边,命令的声音响起:“吃下去。”顾盼生一动不动,不张口,也不说话,她就那么平静的像是木偶般的坐着。叶景朔的心情波涛汹涌,他觉得自己的情绪快要失控:“我命令你吃下去!”“叶景朔,你为什么要来靖阳,你想知道我是谁?”很久,顾盼生沉默了很久,疏离着自己的思绪,她才慢慢的开了口,嗓音沙哑,“你在怀疑什么?叶景朔,你别再怀疑了,我就是顾盼生,我就是你讨厌了这么多年的女人,顾宁笙死了,你别抱着那可笑的奢望了。”“……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叶景朔就像是一直被彻底激怒的狮子,有些失控。他手中的筷子被他狠狠的丢弃在了地上,那还伞着热气的烧麦滚了出去。他伸手攥住顾盼生额手腕,紧紧的,在颤抖,在发泄:“你骗我!”犀利的声音甚至有些扭曲。她的视线迎视着他愤怒的黑眸,平静且冷酷的,脑子里那些残碎的记忆让她编制了真实的谎言:“你想知道真相,那好,我告诉你,那一天我冲进了我姐姐的房子,我拿起了水果刀……”“不是!”叶景朔厉声打断她,双眸赤红,“你想欺骗我!那天我发现你的时候,你浑身都是伤,拿刀的根本就不是你!你穿着睡衣,如果你是顾盼生,你为什么会穿着睡衣出现在你姐姐的家里!”“我没骗你。”顾盼生咬着牙,一字一句的回答。“我衣服脏了,所以我才穿了我姐姐的睡衣,不正常吗?”“对,还有……为什么受伤的是我,因为我姐姐力气比我大,她把水果刀夺过去了。”顾盼生一个一个的回答着他的问题。她是说了谎,她欺骗了他。可是,叶景朔不需要知道顾宁笙还活着,她只要知道,顾宁笙死了,活着的是顾盼生就够了。五年前顾宁笙不是叶景朔的女朋友。五年后,也不可能再有那个可能。叶景朔松开她的手臂,他的手在颤抖,他站起身,脸色煞白的没有一丝血色。顾盼生看着他,发现,自己也可以那么残忍。“你真狠!”他咬着牙,胸腔剧烈的起伏着。站直的身体,晃了晃,抓起自己的西装,不再看她,脚步踉跄的往外走,脚步声慢慢的消失,直到听不见。顾盼生垂着头,慢慢的将身子蜷缩成一团。胃翻搅的厉害,她抚着椅子想要站起来,却突然眼前一黑,大脑一阵晕眩,整个人栽了下去。手掌打翻了搁在一旁的烧麦,滚烫的落在她的手背上。她疼的轻哼了一声,额头磕到了椅子,膝盖火辣辣的疼。顾盼生死死的咬紧牙,她整个人坐在地上,手掌扶着椅子,扶着墙,一点点的攀爬起来。伸手捡起掉落的手机,闪烁的信息灯,一闪一闪的。打开,微信消息,显示着几条语音。她动了动指尖,小蛮稚嫩的声音奶气的响起:“重重,我今天晚上住在元驹的小舅家,感觉好激动,我帮你看过了,元驹的小舅家没有女人哦,连女人的拖鞋都没有呢。”“重重,简妈妈说要去找你,你们什么时候回来?”“……”“重重,其实在遇到元驹的小舅之前,我特别渴望找到自己的亲爸爸,可是现在我觉得,如果元驹的小舅能做我的爸爸就好了……”消息是昨晚十点发的,顾盼生看了眼时间。而现在,已经是凌晨四点了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第二天一早,顾泽睿便醒了。他起床后的件事就是查看手机消息,当看到有重重的回复时,脸上迅速的绽开了一朵花。——好好吃饭,别调皮,还有,小蛮要记得替我和元驹的小舅说声谢谢。……所以,当顾泽睿一蹦一跳的从楼上下来的时候。看到傅越承的句话便是喜滋滋的说:“元驹的小舅,我妈妈让我待他跟你说声谢谢。”“嗯。”傅越承单手拿着报纸,手上的石膏已经给拿掉了,不过,因为手伤还没完全康复,傅越承的右手依然不能动。“傅先生,早餐好了。”徐妈笑嘻嘻的看着顾泽睿,又将视线挪到傅越承的脸上,虽然长的不是百分之百的相像,可是这么小脸,和傅越承小时候,可是有七八份的神韵在里头。“知道了。”傅越承搁下报纸,从沙发起身,小家伙顾泽睿则还爬在沙发边角处,贼贼的瞧着他。男人正好偏头,迎上了小家伙的眼睛,走过去,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:“去吃早饭吧。”傅越承今天穿了一条暗灰色的西装裤,上身穿着一条休闲的衬衣,神情上没有多大的变化,朝餐厅走的时候,却发现,一双小手揪住了他的西装裤。他停下脚步,低头看着脚跟边的顾泽睿:“有事情?”顾泽睿点了点脑袋,漆黑黑的眼睛眨巴了两下:“我有点担心重重,太姥姥身体不好住院了,我也担心。”“先去吃饭。”傅越承大概的能够猜出他的心思。顾泽睿抓了抓自己的脑袋,有些缓不过神,随即眼睛一亮:“元驹的小舅,你是要带我去找重重吗?”“……”傅越承人已经先一步去了餐厅。而被忽略不急的小家伙,屁颠屁颠的跟在后头,爬上餐桌,捧起搁在自己面前的小米粥,用勺子舀了一勺往嘴里送。不过顾泽睿觉得这样子喝实在太慢,索性放下勺子,一双小手捧起碗,直接用嘴吃。一张脸,因为吃的太急,变成了大画面,米粥一粒粒的挂在脸上,黏糊糊的粥布满了一嘴圈子。喝完粥,小家伙还打了一个嗝。“吃饱了?”看着动作迅速的顾泽睿,傅越承偏头。顾泽睿将脑袋瓜子重重的点了点:“嗯,吃饱了。”“把嘴擦干净。”傅越承放下筷子,将桌上的纸巾木盒推到了顾泽睿的面前。因为右手不方便,他只能用左手,动作生疏,吃起来有些慢。顾泽睿抽了纸巾,胡乱的擦了嘴,然后将脑袋搁在餐桌上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瞧,觉得他用筷子吃饭似乎很困难的样子,将原先自己碗里的勺子拿了出来,递了过去:“元驹的小舅,要不你用我的勺子吧。”看着那勺子上还残留的米粥,傅越承的表情沉敛,对于期待自己接过勺子的顾泽睿,他终还是很扫兴的拒绝的彻底:“不用。”

郴州哪家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好
漯河牛皮癣专科医院
威海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