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美食

一生的悔恨二

2018-10-28 12:04:06

一生的悔恨(二)

好景不长,尽管我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,可是纸包不住火,我们的事还是让敏感的青妮发现了。她一哭二闹三上吊,搞得鸡飞狗跳满城皆知。弄得我颜面扫地。说实话我本来并没有想过要和她离婚的,她这一闹,让我更加厌恶她。

真是屋漏偏逢下雨,这时候菲菲竟怀孕了!也许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,她不再屈于只做我的情人,扬言不仅要生下这个孩子,还要我立刻和青妮离婚,娶她。我夹在两个女人中间焦头烂耳。

我的内心是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孩子的,况且菲菲是那样年轻漂亮、能干。因了这一些,我的天平不知不觉的偏向了菲菲这边。左思右想我决定和青妮离婚,并把所有的财产都留给她。可青妮死活不肯,还请来了老家的亲人对我轮番劝说。我铁了心要离婚,索性搬出了自己的家到外面租房子住。

在我离家两个月的时候,青妮终于同意我们离婚了。但条件是我必需回家陪她过一夜,第二天才与我去办手续。

这天晚上她显得很平静,做了一顿丰富的晚餐。和和气气的吃了晚饭。还说了许多我们以前在农村老家时的往事。青妮的平静让我感到隐隐的不安。对于她我一直觉得很愧疚总想弥补她,几次提到离婚补偿都被她打断了。她说明天再说这些。

之后,我们就各怀心事的睡了。模模糊糊的睡到半夜,我忽然感觉到脸上和脖子上有一种热辣的液体在流淌,还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。继而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。我一边紧闭着眼睛用棉被擦拭脸上的液体,一边狂叫着喊青妮。我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的恐惧。可她却哭喊到:“我也不想这样!是你逼我的!是你逼我的!”接着我听到玻璃瓶打碎的声音,再接下去是青妮摔门而去的声音。我疼得从床上翻了下来,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等我醒来时,发现自己已躺在了医院里,头上缠满了纱布。脸上、脖子和胸部火烧一样地痛。我的身边围满了人,我那七旬的老父亲也千里迢迢的敢来了。他老泪纵横的说:“这究竟造的什么孽呀!”

我在人群里努力的寻找青妮,可我没有看的她。原来,青妮把硫酸泼向我之后就跑上楼顶上要自杀,被闻讯赶来的人们救了下来。不知道为什么,虽然被她毁了容,我却没有过多的怨恨她,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咎由自取。当我得知她已被依法逮捕了,并且几次要自杀都没有成功,现在还在绝食的时候,我急切地请求我那在公安局工作的朋友一定要把青妮弄出来。后来经过朋友的一番活动,青妮总算被释放出来了。

揭开纱布的那一天,虽然我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,可还是被自己可怕的样子吓坏了——右耳廓脱落,耳孔闭合,双下眼睑外翻,鼻子严重损坏,只剩下两个鼻孔,整个面部、颈部瘢痕丛生,惨不忍睹。

我大叫着摔碎了镜子,疯狂的锤打自己的头。甚至去拿玻璃碎片去割自己的手腕。是父母的眼泪和苦苦的哀求止住了我自杀的念头。

在以后的那段时间里,我经过3次植皮手术。脸上、脖子上的伤,渐渐愈合,可我原本英俊的脸庞永远都无法恢复了。我的脸依然是那样狰狞可怕。

由于我已经不适合再去上班。我的单位给我办了病退手续。虽然单位报销了一部分医药费,可巨额的整容费还是让我负债累累。

自从我出事到现在,菲菲一次也没来看过我。她曾托人来告诉我,孩子已经打掉了。之后就人间蒸发了。而我成了人们垂骂的陈世美,终日躲在自己的小屋里不敢出来见人。

“枫华,枫华……”青妮的声音把我从痛苦的回忆中拉了回来。她怯生生地说:“枫华,我们和好吧!让我来照顾你一辈子!”我苦笑着摇摇头(其实我的面部神经已经被烧坏了,我的脸上根本没有表情)我用沙哑的声音说:“我们已经不可能回到从前了。你把这份离婚协议签了吧!只是委屈你了,跟了我这么多年,却什么也给不了你。以后找个好人嫁了吧!”青妮没再说什么,低声的抽泣了好一会,才在那份协议书上颤抖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,继而踉踉跄跄地掩面而去。

怔怔的看着她远去的背影,眼泪渐渐地模糊了我的视线,我在心底默默地为她祝福。而我将孤独的走完这悔恨的一生。[1][2]

新熙花园
三盛颐景御园
天誉半岛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