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汽车

沪社保窝案反思社保资金如何才能不被权利瓜分

2018-11-19 16:01:51
沪社保窝案反思:社保资金如何才能不被权力瓜分 涉案金额达百亿的上海社保腐败窝案近日东窗事发,上海社保局局长祝均一被隔离审查,福禧投资董事长张荣坤被限制自由配合调查,上海电气董事长王成明、副总裁韩国璋被双规,宝山区区长秦裕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。

据悉,为了彻底查清此案,中央已派出超过百人的调查组常驻上海。

资金额度的巨大和查处阵容的浩大,无疑是这条新闻成为热点的重要原因。

不过我以为,上海社保腐败窝案东窗事发,再一次证明了一条真理:哪一个领域缺乏对官员权力的刚性约束,这个领域就可能成为饕餮者的盛宴。

其实,上海社保腐败窝案并非单一案例。

仅今年上半年,全国就已先后查处了河南省濮阳市劳动保障局以减免企业应缴870多万元养老保险费为代价换取6辆轿车使用权案、黑龙江省阿城市社保局将918万元借给企业用作流动资金和担保利息案、浙江省温州市劳动保障局计财处用社保基金600万元购买国信优先股案等一批违规案件。

这些案件和上海社保腐败窝案呈现出共同特点:社保资金被管理部门随意支配甚至侵吞,已经接近于监守自盗。

不能说相关部门没有建立社保资金的管理制度。

早在1994年,鉴于原劳动部1993年107号文件关于部分社保资金交给社会信贷机构运作以实现增值的规定,造成了社保资金管理的混乱,原劳动部和财政部1994年联合发文,制止再将社保基金拿到市场上营运,已经投出去的钱要收回。

但很显然的是,这一规定其实不完善。

社保资金在社保管理部门封闭运作,公众监督缺位,导致一些社保部门擅自借出资金用于“保值增值”的违规现象禁而不止,上海社保资金窝案就是其典型案例。

必须承认,随着社保资金总额的增多,社保资金如何保值增值,确实是个必须面对的问题。

关于这一点,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农村社会保险司副司长刘从龙曾坦言:“一方面这些钱必须运营,第二不能违规,第三还得多挣点钱”。

照理说,把社保资金的蛋糕做大一点,既可以减轻财政负担,也可以减轻职工负担,其动机不难理解。

但问题在于,数额庞大的社保资金一旦被默许市场化运营,不仅自身面临风险,更难免成为“红顶商人”盯上的一块肥肉,而手握重权的官员,就难免被拉拢。

从上海社保腐败窝案目前表露的案情看,正是由于官员与“红顶商人”的勾结,才导致上海年金中心将数十亿的资金“大手笔”投资高速公路,甚至进军电气市场。

在这整个过程中,公众对社保资金的流向是不知情的。

社保资金被秘密拆借,联结起灰色资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