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河盛宴

2019-06-25 22:25:05 来源: 黔南州信息港

时间回到文臻牵走刘尚那一刻。杂≧志≧虫刘尚原本以为今日免不了被闻大娘一番缠磨,不想这么快就被牵进内室,室内昏暗,不辨景物,因此越发感觉到掌心里小手软滑细腻,如一抔云一团软玉,不禁心中一荡。平日里闻真真虽对他百依百顺,却十分矜持,不肯越雷池一步,每每他蠢蠢欲动,还常正色劝诫他莫思淫乐,好生读书,令他十分扫兴。一开始还觉得贤惠,后来便想果然女子无才便是德,跟着她父亲读了几本书,便日日摆个架子,毫无闺房情趣,那般日夜绣花资助他读书,也不过是为自己日后铺路,想做官夫人罢了。所以听闻贵人点名召闻真真,反倒心下一松,闻真真夜奔而至,也只担心给自己带来麻烦,怨怪她不识时务,寻常百姓命如蒲草,便随天风摇摆便是,何苦硬要挣扎个根残叶折。没想到死过一场,倒是想开了,真要娶了,想必颇有闺房之乐,可惜,便宜京城那些达官贵人了……刘尚越想越兴奋——既然真真如今放开了,等会自己做小伏低,软意缠磨,说不定……他被文臻牵着走,心思荡漾,也就没注意到文臻并没有把他往自己房间带,只觉得眼前越发昏暗,心想暗处也好,逾越分寸也没人看见,凑过去附在文臻耳边絮絮道:“好妹妹,你真的还阳了,哥哥好欢喜,试题呢,你带我进来是要偷偷给我试题吗?”文臻笑嘻嘻含糊应一声,避开他还拖着鼻涕的脸,继续牵着他走,刘尚越发得兴,笑道:“好真真,你知道的,我心里向来只有你,可惜咱们有缘无分,贵人的命令,咱们违抗不得,我也不想误了你的前程。这样吧,你把试题给我,认了我做哥哥,哥哥金榜题名飞黄腾达,一辈子照顾你……”他忽然嗅见食物香气,顿住唠叨,愕然道:“这是厨房?真真,君子远庖厨,你把我带到这腌臜地方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他脚下一绊,向前一栽。“噗通”一响,水花溅开。刘尚只觉身下滚热,腹部和某处被烫得浑身一抽,肚子杠在硬硬的木头边缘,他下意识惨叫,手脚用力赶紧要起身,偏偏伤风无力,一挣没挣动,腰上忽然一沉,一只脚狠狠踏在了他背上。这一踏,生生将他的腹部和臀部踏进了地上装满热水的盆中!刘尚这下连惨叫都叫不出来了,所有的近乎惨烈的剧痛都似被一口血堵在了咽喉里,他只能绝望地挣扎,脖子拼命前仰,屁股在热水里一撅一撅,像一只垂死挣扎的鹅。剧痛的混沌里,他听见闻老太太短促地笑了几声,声音听来怪异,“真真,你可看见了……”听见文臻分外甜美的笑,“她一定看得见。”刘尚迷迷糊糊地想,明明是她自己,说什么她啊她的……啊啊毒妇人心……他很快被剧痛拉入近乎黑暗的恍惚里,脑子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恍惚里仿佛一声巨响,似乎门被撞开,哗啦一声有风灌进来,然而那风刮在皮肤上也是火辣辣的痛……背上的力道忽然没了,他恍如得救,拼命划拉着四肢要起身,却身子发软,一点力气都使不上,一只手忽然伸在面前,他急忙牵住,感激地抬头想谢,正正对着那双乌黑的含笑的无辜的大眼睛……刘尚气一泄,噗通一声又栽回了盆里……栽回去前,他看见闻老太太决然把一双手插进了热水盆里……他已经无法思考了……“啊啊阿尚!阿尚!”丁零当啷一阵乱响,脖子上还戴着锁链的刘婶狂奔而进,看见屋内情形,发出一声剧烈的大哭,急忙上前将儿子抱起。这一抱,刘尚立即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,惊得刘婶扎煞着双手满脸惨白。刘老汉呆在门槛上,浑身哆嗦,抖着唇,“这这这这……”半天说不成句。众人愕然挤在门口,看着室内,地上一大盆冒着热气的滚水,刘尚浑身湿透,尤其肚腹往下部分,衣襟无意间扯开,露出烫得通红发泡的肌肤……“她们害我儿!她们害我儿!这贱人和这老虔婆……官爷官爷……”刘婶嚎啕大哭,转身就要扑到李官差面前。“苍天啊,丧德啊!”一声大哭,声音更响,顿时盖过了刘婶的哭喊。闻老太太顿着拐杖,哭得热泪滚滚,“夭寿啊,这一家子!进门就把我真真往黑地儿拉,还要……还要……老婆子看见,上来拦,他险些把老婆子推到真真准备烫鸭子毛的热水盆里,老天有眼,他推老婆子自己没站稳,跌进盆里了……”众人目光落在闻老太太抖索着抬起的双手上,青筋毕露满是斑点的手上,满满晶亮的大水泡。文臻的哭声也适时响起,“……呜呜,阿尚哥……阿尚哥说要我认他做哥哥,回头进了王府提携他,还说我们白做了这许多年未婚夫妻,也该给他……尝个……尝个甜头……”“无耻!”几位乡老看看老人惨不忍睹的双手,再看看哭得梨花带雨的文臻,想想之前听闻大娘控诉的那些,只觉得匪夷所思,世上居然还有这般恶毒的人家!“无……耻……”刘尚翻着白眼,气息奄奄,好半天才挣扎出这一句。“确实无耻!”见惯人情冷暖人间奇葩的李官差,也忍不住义愤填膺,听见这一句顿时接上,回头看见说话的居然是刘尚,竖起眉毛一脚踢过去,“你也知道无耻!”刘尚嗷地一声惨叫,眼睛一翻。晕了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刘家满腹算计地来,哭哭啼啼地走。刘家夫妇被锁拿进衙门,刘尚伤势太重,一路抬着去了衙门,李官差怕他死了,叫了大夫一路跟着去了,据大夫后来出了衙门说,刘尚烫得地方很是要命,再呆在牢里缺医少药养护不周,只怕将来难免要成个废人。这还不是可怕的后果,革去功名的下场正等待着他。祖母孝期嫖宿,学宫自然容不下这样的斯文败类,虽然这事缺少证据,但是闻真真曾是他未婚妻,她的举证很有杀伤力,而且吃过闻家的饭后,王县丞和李官差等人,对刘家的事都态度积极得很。杀闻真真这个罪名刘家更摆脱不掉,苦主亲自举证,又有人证明闻家夫妇给闻真真烧纸钱那晚刘家来退婚并挑衅,行事如此张狂恶毒,人品可见一斑。德安知府,淮水县令,先后来过闻家,八抬大轿不至于,但礼遇甚隆,但也不是为了所谓的救命之恩,旧事重提,让文臻好好准备,不日跟随定亲王府的队伍上京。大抵是对有过前科的文臻不放心,本地县衙送礼之后,还留了一队衙役在闻家附近,名曰闻家姑娘即将成为贵人,当地官府派人保卫,文臻想实则也就是怕人跑了,监视罢了。这倒和闻老太太的预测差不离,在文臻上京之前,本地官府不敢松懈,尤其当文臻展露一手厨艺之后,官府的态度显得更加奇怪,既兴奋又紧张,隐隐松了口气的感觉。闻老太太私下和文臻谈起,便说官府的态度往往也就是定王的态度,定王对“闻真真”很重视,但这重视绝非男女之情,所谓要人不过是个幌子。但到底定亲王要什么,文臻每次问起,积年的老狐狸闻老太太嘴便闭得蚌壳一样。文臻也无所谓,她猜这事和厨艺有关,闻家出身厨子,看闻老太太的做派,应当还不是一般厨子,除此之外闻家实在也没什么可以让人惦记的了。两天之后,闻家来人了。文臻看见闻家来人的眼,心里就呵呵了两声。来的是一辆马车,并骑马的仆从若干,乍一看也不算太夸张,然而那马车乌木描金,檀香隐隐,连同仆从骑的马都高大神骏,一群人披着夕阳的金光踏入安阳镇这一处小巷纵横的平民区时,小巷里的污水都似乎斑斓了几分。来的是一位老者,携一对姿容不俗的少年男女,附近的孩子围在巷口看热闹,两人下车时都禁不住哗笑惊叹,惹得那少女皱着眉头提起裙子,好似怕这些孩子的口水溅脏了她的锦绣衣裙。那少年倒看起来温和稳重,不急不忙端一脸笑意,目光在扫过四周环境时眼神略深,却也没像那少女一般神色明显厌弃。闻大娘在门口等候,看见这般排场,不禁有些呐呐,倒是闻大爷,此刻倒显出几分读书人的从容来,将客人迎进门,闻老太太撑着拐杖,正在堂屋门前等着。文臻站在她身侧,一脸温婉地扶着她,眼角瞟着老太——一脸的无悲无喜,袖口却无风自动。那老者一进门看见闻老太便是一怔,随即悲声上前,“三姐!”“原来是四弟来了。”闻老太眉心几不可见地一皱,随即淡淡道,“多年不见,听声音还是那么中气不足,老四,不是我说你,花街柳巷,这把年纪还是少沾染些。”那老者原本摆出一脸凄苦欲待哭诉久别衷肠模样,顿时被这一句呛得钉在原地,好半晌才讪讪道:“三姐还是这般辣性,在小辈面前,也开这般玩笑。”倒是那少女,眉头一竖,声音尖脆,“这是玩笑还是下马威?爷爷大老远亲自来接人,老太太你怎好这般给他难堪!”“我是你三姑祖母。”闻老太太拄着拐杖,神色漠然,“迎门的是你七婶,待客的是你七伯,你面前的是你表姐,这一屋子的亲长,为何我自你进门便没听见一声尊称?难道蒙田闻家的规矩礼仪,这些年都被不晓事的丫头片子给吃了吗?”------题外话------这一章是在杭州更的,以前这种时候,都是存稿君出来溜达,这回我决定奋发努力,带电脑出门!然后车上三个小时,晚上一整晚,写了五百个字……不能怪我,都怪剧太好看,小说太多,老相好们太热闹,女人们事太多……今天依旧是小甜甜和小蛋糕没有直接见面的一天,不许说我拖沓,我写书就这样,前期总得铺垫伏笔,交代一些必须交代的事情,不太擅长过快的节奏,也不想为了凑合男女主强行对手戏。再说我的故事从来都不是只为男女主存在的,都必须围他们转,我一直希望配角也有血有肉,有自己的完整轨迹,有鲜活感,有令人心生喜欢或唏嘘的故事,而不仅仅是脸谱的,平面的,口水的。我想要一个丰富饱满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笑和泪的故事,要完成它,或许很难,或许也未必能够完全做到,但总得自己先立住那个flag,在此之前,先感谢大家的耐心,实在急的,小小声说,要么养养文?不过不要特意告诉我啦。今天有个对山河盛宴很好的消息,过几日大概就可以公布了,明天要去领个奖,不说了,我今晚先去减个肥先。

广安牛皮癣好的医院
宁德专治牛皮癣哪家好
宜宾专科医院治牛皮癣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