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元电影票价难起燎原之势

2019-05-22 04:26:27 来源: 黔南州信息港

10元电影票价难起燎原之势

近年来,居高不下的电影票价一直是业内外声讨的焦点。继5年前掷出“5元票价”后,2004年11月1日,四川峨嵋院线又抛出了会员制形式的“10元票价”新政。据了解,此次“峨嵋新政”中,无论是当事者的信心,还是市场反馈的情况,都预示着这次降价之举不同以往。不过,它能否点燃电影市场新一轮的降价浪潮,业内反应并不强烈。

■峨嵋院线再打低价票

1月5日,四川峨嵋院线总经理申书凤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自2004年11月1日推出‘10元票价’措施后,当月的整体票房增长了30%,观众人次增加了两倍;12月的观众人次超过了50万,票房总收入达到了700多万元。”申书凤说,这也是峨嵋院线有史以来的业绩。据四川峨嵋院线营销策划部邓蒙介绍,实行“10元票价”后,东方世纪电影广场在上映影片《功夫》的档期中就出现了单日票房23.6万元的业绩。而此前,他们单日票房从来没有突破过20万元。

四川峨嵋院线旗下的东方世纪电影广场、华协影院、学府影城、加华影城4家影院降价后,整体票价从过去的30元至60元降至20元左右。观众可以通过两种方式享受10元钱看大片的优惠:非会员观众在每天中午12点前享受10元票价;会员观众(花50元办理一张年卡即可,会员费将逐年递减)除执行影院与片商合同的15元外,其余场次票价都是10元,且不限购买票数。

此次四川峨嵋院线的“10元票价”政策绝非空穴来风。早在5年前的2000年11月3日,四川峨嵋院线董事长赵国庆在全国率先发起了“5元票价”风暴,那场风暴在此后的几个月里震动全国。

相对“5元票价”3个多月的短命之旅,这一次,四川峨嵋院线更显理智。申书凤说,推出“10元票价”政策不是一种单纯的市场炒作,而是综合研究决定的。她说,“5元票价”的短命与当时电影市场正处于比较封闭的体系有关,那时很多人的认识不够,电影还没有提及“产业化”概念;而现在一方面随着国内电影市场在制作、发行、放映等环节的放开,另一方面电影光靠高票价获取高利润的手法过于简单,所以下一步影院的发展将趋向靠低票价的策略,利用规模经济和持续性消费来谋取利润。

同样比较5年前的“5元票价”政策,四川峨嵋院线这次的“10元票价”并非真正意义上的“10元”低票价。据申书凤介绍,有些影片的票价还要执行与片商合同中规定的15元,比如《功夫》。如果院线与片商的合同中没有规定的,一般都执行10元票价。

■电影票价到底有多高

电影票价到底有多高?进行了一个粗略的统计,同样是在五星级影院看电影,在北京要花80元至100元,在上海要花60元左右,在广州要花60元至80元,在深圳要花100元至120元。

此前,曾有人直观地用零售商品与票价的变迁进行过一个比较:以成都市零售商品为例,上世纪90年代以前,大米每市斤0.14元左右,现在每市斤1.00元左右,涨幅8倍左右;90年代以前,猪肉每市斤0.85元左右,现在每市斤6.5元左右,涨幅8倍左右;而50年以来,电影票价的基本情况是:新中国成立初期为0.1元、60年代为0.15元、70年代为0.2元、80年代为0.3元、1989年为2.5元、1996年为15元、2004年为30元,若以90年代以前均价每张票0.25元计,现在的票价较之涨幅高达120倍!

从全球规律看,票价不能高于本国普通劳动者月收入的1%。美国电影票相当于普通劳动者月薪的1/210;印度的电影平均票价相当于普通劳动者月薪的1/400;即使是消费很高的日本东京的电影票价也相当于劳动者月薪的1/125。中国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人们的工资普遍是三四十元,那时的电影票价是人们月薪的1/120,那时的电影票价几乎是与国际接轨的。但是,现在在北京看大片要50元左右,北京的月均收入即使是2000元,票价也还是月收入的1/40。

■低票价能否撼动全国市场

一直以来,业内外对电影票价过高的局面都颇有微辞,希望电影市场能通过政府手段和市场调节予以缓解,但今年元旦前后,与接触的一些业界人士对四川峨嵋院线“10元票价”行为推动整体票价的降低,并不抱有太大的期望。北京保利博纳电影发行公司老总于冬认为,这样的低票价行为是拿发行商的电影打价格战。他认为这样的操作违反了电影市场的规律,是一种理想化的不成熟的“运动”。“你想在成都这样一个院线交叉的地方,如果太平洋院线(成都的另一家院线公司)上映我们的电影票价是30元一张,而峨嵋院线则是10元一张,我们肯定不会给峨嵋院线上映的,我们不会拿自己的电影给他们打票价战的!”

一个事实是,5年前由四川峨嵋院线发起的“5元票价”迅速得到了成都、杭州、郑州等地影院的跟风效仿。而今,“10元票价”除经新华社、中央电视台等中央媒体以及四川省内的媒体竞相报道外,并没有一家影院与之呼应。

据《现代快报》报道,江苏扬子院线副总经理吴峻说,现在不是以单纯的价格来拉动票房的时候,票价现在也不是衡量电影受欢迎程度的指标。现在看电影,除了票价外还有许多指标需要考虑,比如社会环境、电影的质量等等。吴峻表示,用低票价抢占市场的方式是图短期效益的做法。北京和上海两地的有关院线负责人也表示了同样的观点。

北京电影学院教授、着名电影理论家黄式宪告诉,“10元票价”的尝试对市场是有意义的,俗话说,薄利多销。但“10元票价”又不可能一下子解决票价过高的问题。这是因为目前制作和发行的成本回收空间本来就不大,在不改变其他环境的前提下,单纯降低票价会对投资者收回投资和发行方收回成本产生影响。简单的“一刀切”不符合市场规律,也很难达到效果。

对于这一点,赵国庆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,“10元票价”适合座位数较多的影院,不同的地区不同的影院并不宜采取一致的“10元票价”,至少像北京、上海等这样的城市还难以实行这种方式。

齐家网专访四季沐歌 新能源热利用是发展趋势
抗皱食物有哪些 这13种吃起来
湖北武汉将增400辆微循环公交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