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养生

北京新发地市场葱霸蒋永宝被抓葱价降13

2018-09-19 08:39:32

新发地葱霸被抓 葱价降13%

“新发地的天,是晴朗的天!”葱霸蒋永宝团伙被打掉已经过去4个多月了,可是新发地批发市场经营大葱的商户们提起此事来还是兴奋不已,忍不住用这首老歌换上新词来表达自己的心情。

今天上午,垄断新发地市场大葱生意的蒋永宝团伙在丰台法院受审。

长期以来,以蒋永宝为首的葱霸团伙成员在新发地市场欺行霸市,强迫商户以低价把葱卖给他们,或者卖一车葱向他们交500—1000元不等的保护费。

据了解,该葱霸团伙被打掉后,大葱价格一度下降了13%。

葱霸强收“代卖费”

商户进入新发地 每车大葱收2000元

商户老胡(化名)在新发地做蔬菜批发生意已经好几年了,他就曾受到蒋永宝等人的敲诈勒索。2011年3月26日,在新发地市场见到了老胡。

据了解,2008年11月初,老胡从山东寿光运来30吨“铁杆大葱”。

当时,老胡运输大葱的车是清晨到达北京新发地市场的。车还没有停稳,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大葱批发户。正当老胡打开车厢挡板准备给大家批葱时,几个年轻人横着膀子闯进人群,其中一人还把用来称葱的秤砣抓在手里。

老胡忙问发生了什么事,其中一人——后来得知就是人称“大保子”的蒋永宝——将老胡叫到一旁,让他拿2000元钱的“代售费”,并称如果不拿“代售费”,就由他的人动手代老胡把葱卖掉,价格由他们来定。

见事不好,老胡赶紧说一斤葱还没有卖,手上没有什么钱,恳求他少收点。虽然老胡再三恳求,但是蒋永宝始终不答应少收一分钱。

老胡告诉,按照市场的规定,商户在进入新发地批发市场时,只要交纳一定数额的管理费,就可以从事蔬菜交易了。以大葱为例,载重30吨的货车,收费约2000元,增加大葱销售成本每公斤6分多钱。而蒋永宝等人收取所谓“代售费”2000元,无端又使大葱每公斤增加销售成本6分多钱。

葱霸强行“入股”

不出钱不出力 卖葱利润四六开

据了解,蒋永宝葱霸团伙除了向批发大葱的商户收取“代售费”,看哪家商户的生意好,还采取强行“入股”的办法巧取豪夺。

老胡介绍,2009年春节前,他的一个老乡收购了十几吨福建漳州大葱在市场批发。漳州大葱全国闻名,不但销路很好,而且售价也高。蒋永宝等人看到后要求“入股”,一同批发。

蒋永宝等人所谓的“入股”,就是既不出钱,也不出力,一旦挣了钱他至少还要分走一半的利。如果销不出去赔了钱,则与他无关。老胡称,这明摆着是敲诈盘剥,可谁也不敢不同意,否则买卖就做不成。

按照老胡的介绍,老乡的十几吨大葱原本批发价是每公斤2元,一天就能全部批发出去,每公斤能挣0.3元。蒋永宝等人强行“入股”加进来后,商户为了保住利润,每公斤加价0.4元,一车大葱整整4天才全部批出去。再扣除蒋永宝拿走的钱,时间成本不算,一车葱算下来少挣1500元以上。

据商户们反映,蒋永宝一伙入干股,强行与商户分利,最高比例达到四六开,即商户拿四,蒋永宝等人拿六。为了获利不亏损,商户们只有提高大葱的批发价格,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。

围住车强收货 低价买高价卖

当然,也有商户不甘心被蒋永宝盘剥,结果不是被打,就是生意做不成。

2010年3月,有个河北廊坊的商户运来了一车大葱。这车大葱是头年的葱,但质量很好,而且价格不高,每公斤批发价只有1.2元。

蒋永宝等人看好这车大葱,强行要求“入股”。该商户不同意,拒绝了蒋永宝等人的无礼要求。

于是,这伙人就守在大车周围。如果有批发商看中货要买时,蒋永宝等人就高喊:“这车货我们看上了,我们已经包圆了。”不让商贩前来批发。

眼看葱再不出手就会烂掉,于是商户最后只好将葱全部卖给蒋永宝。而此时,蒋永宝他们就以低于市场价两三毛钱的价格将大葱全部买下,再按照当天的市场行情卖出。

葱霸垄断二级市场

不准他人从新发地进货 控制大葱零售价

新发地批发市场是本市最大的农副产品一级批发市场,本市居民消费的蔬菜80%来自该市场。

从新发地大葱交易区商户那里了解到,除了控制市场内的大葱交易,蒋永宝等人还将手伸到了二级批发市场,进而达到左右大葱的市场价格。

商户老陈(化名)给举例,蒋永宝等人为了获得好处,还与清河小营二级批发市场个别商户勾结,不准他人到新发地大葱交易区进货,垄断该市场的大葱交易,进而抬高了大葱的零售价格。

葱霸控制交易量

规定商户进货量 抬高大葱批发价

据了解,蒋永宝等人还控制交易量、交易价格,人为推高葱价,从中牟利。

来自河北的商户老孙(化名)告诉,每年11月上旬是大葱集中上市的季节,这段时间新发地市场每天的大葱批发量可达30万斤。为了左右大葱的批发价格,蒋永宝等人以联合经营的名义,强行要求其他商户按他的价格向外批发。

2008年11月初的一天,由于批发量大,老孙暗中降批发价。蒋永宝等人得知后,上去就是拳打脚踢,并威胁将老孙赶出市场,吓得他再也不敢降价了。

老孙告诉,山东“铁杆大葱”是市民冬储大葱的主要品种,销售量很大。2008年11月初,“铁杆大葱”的批发价是每公斤0.9元。为了抬高“铁杆大葱”的价格,蒋永宝等人不准商户随便进山东“铁杆大葱”。

老孙称,原本市场每天都进五六车山东“铁杆大葱”,到后来每天只进一车,“铁杆大葱”的批发价也涨到了每公斤1.1元。通过“入股”的摊位,蒋永宝他们挣到了更多的钱。商户方某告诉,2009年正月,蒋永宝控制了15家的大葱商户,把他们联合起来排好班,每天只能由他们中一半的商户进货批发,每进一车货他们提成600元。

这样就使得在大葱的产地山东种植户受损失。因为控制进货量,原产地的大葱大量积存,行情一路下跌。而由于数量少,批发商就抬高价格,到了市民的餐桌上,大葱价格就很高了。

葱霸落

葱霸落 大葱价格下降13%

2010年9月1日,新发地市场向丰台警方报案,有一伙外埠来京人员,长期在市场内欺行霸市,采取暴力勒索、威胁等手段,强迫交易。这伙人实际垄断了新发地市场的大葱生意,控制了大葱的价格。

警方经过近两个月的侦查,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违法犯罪事实。

2010年11月14日,警方一举将以蒋永宝为首的多名团伙成员抓获归案,彻底铲除了这个犯罪团伙。

据新发地工作人员介绍,该葱霸团伙被打掉后,大葱价格一度下降了13%,商户和消费者均拍手称快。

葱价加价表

(单位:公斤)

新发地商户

葱霸

二级批发商

菜贩子

消费者

加价10%-15% 加价30%

加价50%

2元 +0.2元~0.3元

+0.86元~0.96元 +1.43元~1.48元 =4.49元~4.74元

(以2008年11月初新发地商户老胡为例)

葱霸受审

蒋永宝:没有强买强卖

上午9点30分,蒋永宝、于波和陈新义被带上丰台法院的法庭,跟坐在旁听席上的家人点头打着招呼。

检方认为,3人无视国法,采取威胁手段,强迫交易,并从中加价牟利,涉嫌强迫交易罪。

蒋永宝、于波随意殴打他人,强拿硬要,情节严重,涉嫌寻衅滋事罪。

对于指控,蒋永宝和陈新义都表示认罪,而于波则称自己无罪。

虽然表示认罪,但是蒋永宝称自己很冤,并没有强买强卖的行为。

“我们给小营商户送葱是为他们好,如果商户自己到新发地市场进葱光运费就要多付4分钱。”蒋永宝称

北京新发地市场葱霸蒋永宝被抓葱价降13

,“现在我们给他们送,只加价2分钱,这样他们不用起大早还能省钱。所以没有人不同意,我们没有强迫他们。”

作为第二被告人,于波觉得自己更冤。但他的回答和蒋永宝不同,于波说每斤葱他们会加价5分钱,每天就赚四五百元,“很辛苦,要不是他们13个商户要求,我们怎么会干赔本的买卖,我两年才挣了2000多元”。

商户证言:不听就会遭打

随后,检方出具的商户的证言显示,蒋永宝不让商户们到新发地批发市场进货,如果不听就会遭到殴打。

而为了保证每天葱的价格,3人控制大葱数量,规定商户每天只能送一车的大葱,不管葱的质量好坏,都必须从他们手里进。

据了解,很多商户挨过蒋永宝等人的打,在新发地市场大葱交易区,没有人不知道蒋永宝一伙人的。

因为3人太嚣张,商户们被欺负得太厉害了,于是新发地商户于2010年9月向警方举报,警方调查后将3人抓获。




曝禅师有意引进老鹰锋线组合米神暗示希望留
足球预测分析费耶诺德VS艾克马亚
埃德加爱伦坡作品世人对埃德加爱伦坡的评价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