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武仙途 百零三章 明智决定

2019-10-12 23:55:20 来源: 黔南州信息港

狂武仙途 百零三章 明智决定

见师父欲对罗凌不利,少女一把拉住她的胳膊,急道:“师父,既然罗大师救了您,馨儿就该把飞空披风交给他。做人必须讲信用,这可是您一直这样教导馨儿的。”

古恣一瞪眼,甩开少女,呵斥道:“你懂什么?一边待着去,不许插嘴!”

说完转向罗凌,冷声道:“小娃儿,你能有今天的药道造诣委实不易,前途不可限量,切莫自误!”

然后瞥了一眼罗凌身边严阵以待的梅老,冷笑道:“区区玄武境后期,也妄想对抗老身,不自量力!”

言语间,她从指间纳物戒内取出一个翡翠色扳指,戴在右手拇指上。

而后便见,古恣的修为波动急剧拔升,很快从玄武境提升到天武境,冲到天武境初期大成后才停止攀升。

这是什么秘宝?太诡异了!

梅老盯着翡翠色扳指,大惊失色。

他本以为老妪重创初愈,不太可能是他的敌手,然而老妪的底蕴超出想像,形势瞬间脱离了他的掌控,顿时意识到自己失算了,忽视了来自天域高手的底蕴。

天武境初期大CD快可以跟域都巨头势力老祖比肩了!

灭杀玄武境不要太容易,弹指一挥间!

然而,罗凌却凛然不惧,冷眼看着古恣,仿佛一切尽在掌握。

救一个远胜自己的玄武境强者,他若不留一手,前世不可能攀登到玄皇境强者这个层次,更不可能被世人誉为药神。

这个时候,梅老说道:“古道友,在你重伤弥留之际,我们若起歹心,你们师徒俩现在焉有命在?现在罗凌治好了你,你却不讲信用,以怨报德,这实在说不过去吧?”

武略攻身不行,梅老只能改用文韬攻心了。

“老身事先并没有答应你们任何事,所以谈不上不讲信用,现在么,你俩只要放弃索取飞空披风,老身便放你们离去,否则后果自负!”

古恣老脸一红,嘴上却仍不退让。

梅老气噎,去尼玛的死老婆子,太蛮不讲理、太欺负人了!

特么地,早知如此,还不如早些结果了你!

古恣咄咄逼人,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,少女看不下去了,取出一把匕首和飞空披风,将匕首对准披风,作势欲切,毅然决然道:“师父,既然您不愿将飞空披风交给罗大师,馨儿就把它撕了,总比不讲信誉的好!”

见少女不似作假,古恣急道:“馨儿且慢!”

然后摇了摇头,一脸苦涩道:“你这傻孩子,为师这么做还不全是为了你?你倒好,胳膊肘往外拐,搞得为师里外不是人。”

此前梅老的话已经让她羞愧,当见到罗凌始终毫不惊慌,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,更让她隐隐生出一丝不安,此刻少女的决绝便成了迫使她让步的一根稻草。

古恣转向罗凌说道:“飞空披风对馨儿有着不寻常的意义,老身可以将它交给你,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罗凌一脸淡然道:“前辈可以说来听听。”

古恣说道:“老身知道你很需要这件飞空披风保命,交给你也无妨,但你必须答应,等你将来不需要它的时候,老身便用一件等价秘宝跟你交换,然否?”

罗凌笑道:“前辈终于做出了一个明智决定!小子答应你这个条件,不过小子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前辈。”

古恣的条件无可厚非,同时他也明白了古恣此前为什么一直不肯退让的缘由,便欣然答应了。

古恣点头笑道:“既然你通情达理,老身对你的问题也会知无不言,只要不涉及老身的隐私。”

然后转向少女,“馨儿,把飞空披风交给罗小友。”

少女一脸愉悦道:“馨儿遵命!”

说完走到罗凌跟前,将手里的飞空披风交到罗凌手上。

罗凌大喜,不动声色地将飞空披风收进纳物盒,偷瞄了少女手里的匕首一眼,顿时眼皮一阵狂跳,靠,下品灵器!

一场危机就此烟消云散,罗凌顺利拿到了飞空披风,梅老暗松一口气。

他早就惊出一身冷汗,心有余悸地盯了古恣拇指上的扳指一眼。

少女正经八百地向罗凌盈盈一礼道:“罗大师,那件飞空披风是父母留给我的纪念,师父刚才那么做也是情非得已,你莫要记恨她哦,其实她是个大好人,平时对人可好了呢!不然也不会跟仁者联盟打架。”

罗凌欣然点头道:“我理解尊师,也就不会记恨。对了,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是……”

少女听着前两句还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,孰知听到一句时,娇容突然一变,后退几步,生怕罗凌吃了她似的,一脸警惕道:“你为什么要问我的名字,有何企图?”

我勒个擦,干嘛一惊一乍的?

天地良心,不就是问个名字嘛,谁对你有企图了!

难道我长得就那么像色狼?

不会吧?在女人面前我一向规规矩矩,不至于让你如此防备吧?

何况我还这么小,再怎么也不可能跟色狼沾边吧?

罗凌暗自叫屈,一阵无语。

他觉得少女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很明事理的,对她心生好感,这才问起她的名字,根本没有别的意思,更没有男欢女爱的想法,哪知道瞬间招来少女的警惕和质问。

见到罗凌一副蒙冤苦瓜相,古恣笑道:“呵呵,罗小友莫见怪,在天域的时候,馨儿受到太多骚扰,故而敏感了些。”

然后转向少女,笑骂道:“馨儿,罗小友问你名字不过是方便称呼而已,别大惊小怪的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少女点点头,见罗凌目光清澈,不像天域那些天骄们一副立马扑倒她的贱样儿,心中踏实了很多,意识到错怪了罗凌,便讪讪一笑道:“嘻嘻,对不起噢,是我多疑了呢,我叫陈可馨,你可以叫我馨儿。”

罗凌刚刚闹了个大红脸,只是对陈可馨点了点头,没敢再接茬,转向古恣,拱手道:“前辈,天域有个叫仁者联盟的组织么?我此前听馨儿姑娘说他们很虚伪,还说您被仁者联盟追杀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古恣诧异地瞥了罗凌一眼,不知他为何对仁者联盟感兴趣,点头道:“天域的确有仁者联盟这个组织,高手众多

,势力极大,在天域一手遮天,明面上是个维护天域秩序、打击异族的正义组织,实际上无恶不作,老身看不惯,这才被追杀,终拼尽全力才得以脱身,逃到东域。”

罗凌故作震惊道:“如此强大的仁者联盟居然是个邪恶组织,太可怕了!难道除了前辈您,就没有人其他人反抗他们么?”

“唉!”

古恣叹了一口气,面带惋惜道:“药道圣地紫罗宫始创者、元皇境强者,药神大人因看不惯仁者联盟作恶,暗中铲除了他们的几个分坛,结果被仁者联盟和暗神殿联手设计陷害。连他老人家都不是仁者联盟的敌手,又有谁能单枪匹马地抗衡?”

罗凌犹自不信道:“难道就没有别的组织抗衡他们?任由他们为非作歹?”

古恣摇了摇头,露出一丝振奋,说道:“药神大人的死,引发了许多势力的愤怒,他们联合在一起,成立了一个叫道盟的组织,专门对抗仁者联盟和暗神殿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和势力加入进去,发展迅猛。老身这次其实也是沾了道盟的光,仁者联盟的高手都被派去对付道盟,不然老身怕是难以脱身。”

道盟?

罗凌心中一动。

旋即,他又向古恣请教了几个问题,然后便告辞离去。

临走前,他递给古恣一枚玄级上品转元丹。

古恣虽然痊愈了,但丹田内还残留着一些纯阳性人族真元,自然是打伤她的人族高手留下的,而她修炼的是纯阴性真元,倘若猛烈催动修为,便会受到纯阳真元反噬,从而引发阴阳两种属性真元的大碰撞,终即便不爆体,也会被重创。

这便是罗凌留下的后手。

只要服下转元丹,便能化解她体内残留的纯阳人族真元。

走出古恣和陈可馨的小院,罗凌和梅老直奔客栈出口,却被迎面走来的一老一少两人挡住了去路。

在他们身后还有一人,罗凌认得,正是南宫瑜。

白山性病
嘉兴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
石嘴山哪家医院治牛皮癣
白山性病医院
嘉兴妇科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