栓子与桂花江山文学网

2019-07-13 02:17:57 来源: 黔南州信息港

栓子和桂花原本在一个村子,两人从小到大在一起玩泥巴,又在一起上小学上高中,七九年双双毕业。虽说已恢复高考制度,但因二人基础太差,面对大学的召唤是望尘莫及。栓子当兵上了越南前线,桂花在家参加了生产队的劳动,那年他俩十九岁。  栓子临走时的前一天晚上,桂花偷偷溜出家门,借着天上的几点星光,躲避着村狗的犬吠,穿街越巷踱到村外的小河边上。此时是隆冬季节,冬天的河面早已封冻,黑黢黢的夜色里,弯弯曲曲的冰面泛着青白色的光辉,穿着新军装,戴着新军帽的栓子,在冰面的照耀下显出几分威武与俊朗。  “栓子,战场上很危险,要注意。”桂花打破沉寂。  “嗯!”栓子嘴里应着,眼睛看着桂花,亮亮的。  “你会想我吗......”桂花的大眼睛忽闪着盯着栓子问。  “嗯!”栓子依旧应声回答着,眼睛似乎更亮了,呼吸也似乎更快了,心里更是狂跳不停。  “爸爸说,上战场是九死一生,我有些害怕,你怕吗?”桂花把头垂下来,用手不停地摆弄着长长的辫子。  “我不怕,我娘偷偷找人给我算过命,说我命大,说不定还能当官呢!”栓子平静了许多。  “不管咋说,子弹可不长眼睛。”桂花忽闪起大眼睛,定定地望着栓子。  “没事,小越南也太不仁义了,吃着咱的大米、白面,用着咱的弹药、枪炮,反过来还打咱们,真他娘的忘恩负义。这次上战场一定好好教训教训他们。”栓子有些激动,声音也大了起来。  “栓子,明天我送你!”桂花看着气宇轩昂的栓子,不等栓子在说什么,转身消失在夜幕里。    栓子走了,这一走就是三年。三年中,栓子想的是桂花向他挥手告别时,那条在风中舞动的红围巾,每到此时都会让栓子心潮起伏难以平静;桂花记起的则是栓子临走时的那身戎装,时不时会让桂花担惊受怕难以安下心来。  一九八二年的秋天,伴随着丰收的喜悦,寂静的小山村热闹了起来。因为栓子要回来了,乡邻们立刻涌到栓子的家中,杀猪的杀猪,磨面的磨面,小院里即时沉浸在喜悦之中。当一抹晚霞把小院涂抹得红红火火的时候,院外的喇叭声把人们催出院子,一辆绿色的吉普车停在了门口。栓子回来了,栓子回来了。随着一声声的惊喜,栓子在两位解放军战士的搀扶下,站在了相邻的面前。乡邻们瞪大了眼睛,不知是谁惊讶地喊了一声:“腿!”只见栓子两个腋下拄着拐杖,一条腿站立着,另一条腿却是空空的的。乡邻们的眼睛红了,栓子却冲乡邻们笑了。激动地说:“回来了,我回来了。”黑瘦脸膛上的大眼睛不停地晙寻着人群,一个栓子已经叫不上名字的胖小子,歪着头冲栓子做了一个鬼脸说:“栓子哥,我知道了,你在找桂花姐。”大人们抹抹眼睛,拍拍娃娃的光头说:“一边去,这没你的事。”胖小子撇撇嘴很不服气地说:“就是吗!还当我不知道哇。”大人们被他都乐了。  送走了乡邻,已是星光点点的时分了。妈妈把栓子扶到炕上,当摸到他的空裤管时,妈妈再也禁不住地躲到小院的角落里哭了起来。爸爸坐在小院的石墩上,望着天上的星星一声不响地抽闷烟,听到栓子妈的呜咽声,他叹了口气,把烟袋在鞋底上磕了磕,皱了皱眉头说:“行了,也不怕让人听见,丢人。”栓子妈此时仍是泪水涟涟,再也听不进任何人的劝说,栓子爸又点燃了烟袋,大口大口地吸了起来。  坐在炕上的栓子,早已听到妈妈的哭泣和爸爸的责备声。他不想去劝说他们,他知道那是妈妈揪心的哭泣,爸爸心痛的无奈。妈妈进屋了,眼睛红红的,手里端着一篮红枣,嘴里笑着说:“栓子,还记得咱院角的那棵枣树吗?你走时,还没结果,今年结的多。妈刚摘的,快吃吧。”爸爸也走进屋,两人看着已是男子汉的儿子,笑着看儿子吃枣的样子。儿子棱角分明的脸上,大眼睛透出沉着、刚毅的目光,唇上长出了胡须,儿子长大了,成熟了。  这晚一家人在一起唠了很多,父母知道栓子是在一次排雷任务中受的伤,还知道如果没有班长把他推开,也许他再也不能回来了,可班长的英灵却永远留在了那片土地上。栓子知道桂花一年前,被乡里送到县卫校培训去了。  这一夜,父母想了许多,栓子也想了许多------    白天父母下地了,留下栓子一个人在家。他便拄着双拐从小院这边踱到那边,又从小院那边踱回这边,双拐在地面上不停地敲击着,发出嘭、嘭的闷响。他抬头望望天空,天空高得是那样的深邃与纯净。此时远在县城的桂花是否知道他已回来,是否知道他......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栓子既感到茫然无措,又久久难以释怀。  其实桂花早从乡亲们的嘴里知道了栓子的归来,当她听到栓子的一条腿没了时候,眼睛红了,栓子并没有像他母亲说的那样命大,而且也并没有提干,但还是一个活生生的栓子回来了,尽管少了一条腿。她流泪了,当着乡亲的面啜泣着,乡亲没再说什么,悄悄地走了。晚上,桂花趴在桌上给栓子写了一封长信:栓子,知道你的归来,我既高兴又悲伤。高兴的是你在战场上舍生忘死,英勇排雷,是你们为前进的部队扫清了障碍,是你们用你们的鲜血换来了一次又一次战斗的胜利,是你们用“亏了我一个,幸福十亿人”的豪情壮志,谱写了八十年代的英雄诗篇。悲伤的是一个充满青春活力,壮志未酬的你......  三天后,邮递员把两封信交到栓子手中。一封是栓子所在的部队发来的,另一封是桂花寄来的。栓子手里捧着两封信,嘴唇颤抖着不知打开那封才好。妈妈扶着激动的儿子,快速踱进堂屋,扶儿子坐在椅子上,又给他端过一杯凉开水,让儿子先平静平静,可此时妈妈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,总不落神。她不知道儿子手里的两封信,将会给儿子的未来带来什么样的命运。栓子的父亲走进屋,一见母子两人的样子呆住了,掏出了旱烟管哆哆嗦嗦地点燃,一声不响地坐在了炕沿上,眼睛瞟向儿子。  栓子先把部队的信打开,看后他乐了;紧接着栓子又把桂花的信打开,看后他哭了。父母面对儿子的一笑一哭,一时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赶紧小心翼翼地问儿子。原来他笑的是:一、部队医院要给栓子按假肢,二、等栓子康复后,让他做排雷中队的教练员。他哭的是:桂花信中说的一句话:  “栓子,桂花是你的第二条腿!”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共 254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阳痿导致不孕,这些预防方法你应该看看
黑龙江好的男科专科研究院
云南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