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教育

女孩患病亲人不救拒捐骨髓爷爷死就好附给亲

2018-12-03 16:51:37

女孩患病亲人不救拒捐骨髓 爷爷:死就好【附给亲人的一封信】

摘 要:年轻的女孩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,但是家人却不愿捐献骨髓,面对随时可能到来的死亡,小林并没有责怪自己的亲人,她觉得他们也有苦衷。

年轻的女孩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,但是家人却不愿捐献骨髓,面对随时可能到来的死亡,小林并没有责怪自己的亲人,她觉得他们也有苦衷。

身心双重打击

亲人的绝情让她心痛。

爷爷说:你死就好,不要来害我们一家人。妈妈说:你碰碰运气吧,能吃药还是尽量吃。姐姐说:我月事推迟了几天,可能怀孕了,帮不了你,你找弟弟吧。而父亲和弟弟,已经不再接她的了。

每次通话后,小林都要哭上许久,她知道,他们是肯定不会帮助自己了。我不怪他们,但求他们不要躲着我。

医药费太昂贵

现在的小林只能依靠输注血小板来维持生命,但是一袋血小板的价格高达1500元,小林每个月至少要花7500元。她和养父母都没有收入来源,一切都靠男友小陈支撑。小陈是广东人,在厦门摆摊为生,他为了小林四处借钱,欠下了一堆的债务。

亲人不愿捐献骨髓,只能求助社会。昨日,导报咨询了厦门红十字会,工作人员表示,病人个人不能向中华骨髓库提出造血干细胞配型申请,只能由医院提出,然而,医院并不具备这个资质。转移到福州治疗,省内骨髓库的所有数据都在那里,那边的医院资质也比较高。

可是没有钱,一切都是奢望。小陈希望,能有社会爱心人士伸出援手。(海峡导报 刘小冰 实习生 张永琼沈威)

给亲人的一封信

爸妈、姐姐、弟弟:

我4个月大的时候就被送人了,我知道家里穷,我不怪你们;10岁的时候,我知道自己不是养父母亲生的,我好痛苦;13岁那年,爸妈次来看我,我很高兴,因为我多了很多亲人。

妈妈,15岁的时候,因为你在厦门集美开店,我就从莆田跑过来了。兼职过各种各样的工作,比如洗碗工、饭店小工、台球馆员工。因为有你在,我在陌生的城市也会勇敢很多。

姐姐,你嫁到厦门来,我们彼此都有个伴。一年前,我还去过你婆婆家,所以我觉得你真的是把我当成很亲近的人,我很感激你。

弟弟,我们之前虽然总有距离感,但今年过年时,我给你买了一条金项链,看到你们欢喜的样子,我觉得我以后也会好好对你。

现在,我生了一场大病,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,只有你们能帮我。我每天都哀求你们,可一个星期过去了,你们还是没能来帮我。

每天,我只能躺在病床上,远离外面的世界,预防感染,我觉得好孤独。

每天,我只能看着化验单上自己血小板的数量越来越低,我觉得好害怕。

我知道你们都有苦衷,我不怪你们,但希望你们能来看看,给我一点战胜病魔的勇气,行吗?

亲情,是每个人呱呱坠地后感受到的一种呵护与关爱,人们常常把这种呵护与关爱比作一个人的保护伞。无论刮风下雨,还是风和日丽,它都永远撑起在你的头顶,默默地保护着你,无怨无悔,甘之如饴。然而,只是一场病患就轻易带走了一个女孩的这把保护伞!难道,一场病患就是亲情不可承受之轻吗?

常言道:血肉相连,亲情难断。迫于种种难言之隐,很多时候骨肉之亲也难以长相厮守。就像这位患病女孩小林,4岁即被送人,从此与血缘之亲有了空间上的距离。但是,直到13岁那年,爸妈次来看我时,我仍然是很高兴。这足以说明亲情是经得住时间与空间的双重考验的。

另外,读小林给亲人的一封信的前四段,我们不难发现在小林患病之前,家人曾一度是小林的精神乐园。如果不幸没有降临,也许小林会在有妈妈的陌生城市,一直勇敢下去;如果不幸没有降临,也许小林会怀着对亲近的姐姐的感激,一直欢乐下去;如果

摇钱树手游
聚氨酯复合板
洛阳海尔空调售后维修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