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游戏

十三五能源消费总量预测中国能源进入深度调整期火电在2020年前还有发展空间

2018-10-12 17:45:20

北极星火力发电网讯:中国能源工业正进入第十三个五年规划(2016年-2020年)。从2009年开始,中国就是世界第一能源消费大国,但如今,中国能源工业面临着新的局面:能源需求增长乏力。

从2012年开始,中国能源消费增速就屡创新低。2015年的能源增速之低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去年全国能源消费总量43亿吨标煤,同比增长不足1%,创下了自1999年以来的最低增速。

2016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,国家能源局认为,目前能源供需较为宽松,这意味着中国能源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——在过去的十多年里,中国能源工业的关键词不是“宽松”,而是“紧张”。

15年前,能源“十五”计划发布。能源主管部门称,能源首次出现供大于求的局面,能源供求矛盾缓和,结构性问题上升为主要矛盾。

这一判断与之后的发展相逆。中国经济腾飞,能源消费增速飞速增长,能源供给出现长时期短缺局面。正是在这一时期,廉价、易获取、资源丰富的煤炭,弥补了能源缺口。煤炭业迎来了“黄金十年”,煤炭消费总量,在一次能源消费总量中占比不断攀高。

2000年,煤炭消费量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比重,从1990年的76.2%,降为2000年的68.5%;原煤产量从1996年的高峰13.97亿吨,压缩至2000年的不足10亿吨。

2013年,煤炭消费量已增至约42.7亿吨,达到顶点,此后绝对量开始减少。煤炭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比例也在2007年达到72.5%的高点,随后走低。

能源供需形势的逆转,及不断升级的环保压力,使得以减煤为核心的能源结构调整成为上下共识。业内普遍认为,下一个五年,是煤炭减量,天然气、核能、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的五年。

十三五能源消费总量预测

历次的能源五年规划,都会预测未来的能源消费总量,但预测总是很难与现实相符。

2014年9月,国务院发布《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(2014-2020年)》(下称“行动计划”),预计到2020年能源消费总量48亿吨标煤。

多位专家均认为,由于2015年能源形势变化很大,这一数字目前看来过高。

在2016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,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-白克力介绍,预计2015年能源消费总量同比增长0.9%,能源消费弹性系数仅为0.13;电力消费增长同样低迷。2015年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仅0.5%,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仅为0.07左右。

专家们对这样的结果普遍感到意外,并不敢确定这将是未来的常态,还是目前只是低谷,能源消费增速会触底反弹。

2015年初,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4年能源消费总量为38.4亿吨标准煤,但在之后发布的《2014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GDP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》中,国家统计局把2014年能源消费总量上调为42.6亿吨标准煤。

这意味着,要达到48亿吨标煤的消费量,“十三五”期间,每年将新增1亿吨标煤。作为对比,2015年能源消费总量增长仅为4000万吨标煤。

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韩文科认为,要达到48亿吨的消费量,只能希望能源消费“超低增长”期尽快过去,“十三五”中后期能源消费加速增长。

能源消费的“超低增长”的具体因素并不清楚。但大的原因很明显:经济增速放缓、经济结构调整、能源效率提高等。

在韩文科看来,到2020年能源消费总量很可能只有46亿吨标煤。“十三五期间,平均每年新增能源消费量5000万吨标煤,就不错了。”

业内有多家研究机构都对未来能源消费总量做出了预测,结论各不相同。但总的趋势仍有共识,未来能源消费增速将不复过去的高速增长。

一般来说,电力消费增长要高于同期经济增长及能源消费的增长。2015年电力消费的超低增长同样令人意外。但不同的是,专家们普遍认为,电力消费还有较大的增长空间。

电力的增长一是来自于增量,如中国人均电力消费量较发达国家仍有差距;二是电能替代仍有较大空间,如用电能替代散烧煤、电动车替代燃油车等。

中电联副理事长王志轩认为,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,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在0.5是比较合适的。这意味着,如果未来五年中国经济按底线6.5%增长,年均电力消费增长将在3%左右。

能源“十三五”规划正在制定中,预计3月初稿完成,提交国务院各部委征求意见,并最终修正定稿。《财经》记者了解到,官方对未来能源消费的判断趋向乐观。目前能源“十三五”规划初步确定的到2020年的能源消费总量为“50亿吨标煤左右”。

煤炭峰值提前来临?

今年1月,国际能源署发布《2015煤炭市场中期报告》,对中国煤炭市场的看法发生了180度的转折。国际能源署认为,中国煤炭消费量很可能已经到达了峰值。而在《2014煤炭中期市场展望报告》中,国际能源署还认为,未来五年中国煤炭消费量不会达到峰值。

中国煤炭消费量的增长经历了两个阶段。第一个阶段,煤炭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比例在2007年到达了72.5%的高峰,此后占比逐渐降低。2015年,预计煤炭消费量占一次能源比例将下降到64.4%。

第二个阶段始于2013年,煤炭消费量到达顶峰,绝对量开始下降。2014年煤炭消费量同比下降了2.9%,煤炭消费减量约1.2亿吨。2015年煤炭消费减量加速,前11个月,煤炭消费量同比降低4.6%,煤炭减量1.7亿吨。

2015年之前,多个研究都指向,煤炭峰值将于2020年来临。2014年初,煤炭工业规划设计院等机构组成的“煤炭峰值研究课题组”公布研究结果,认为2020年煤炭峰值将来临,彼时业内还惊呼煤炭峰值提前来临。

课题组负责人之一、煤炭工业规划设计院原副院长李瑞峰介绍,课题组结论中煤炭增长的基础在煤化工和煤电。

钢铁、水泥等用煤行业普遍被认为产能严重过剩,未来用煤量只会下降。但煤化工并未如想象般带来煤炭消费增量。《财经》记者了解到,受制于环保审批,目前有33个大型煤化工项目尚未落地,由于油价跳水,这些项目面临着经济性挑战。

煤电的前景存在着争议。目前煤电正在加码进行超低排放的改造,以应对环保对常规污染物排放的要求。

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认为,超低排放改造是面向煤电存量,并不意味着达到超低排放标准,煤电就会鼓励发展。相比煤电,可再生能源等更具备发展的优先级。

周大地称,如果到2020年的能源消费总量只有46亿吨标煤的话,目前规划的核电、可再生能源的装机,就足以满足需求。如果总量达到48亿吨,“其他能源保证供给会有压力”。

韩文科认为,目前煤电利用小时数偏低,在两三年内,煤电的主要目标是化解过剩产能,提高利用小时数。未来的发展要视能源需求增长的情况而定。

由于我国承诺在2030年前碳排到达峰值,煤电未来的压力会不断增大。

煤炭战略研究院正牵头承担着发改委的一项研究课题,在常规污染物排放及碳排的约束下,比较发展超低排放煤电机组和可再生能源的经济性。

课题组的一名负责人介绍,比较了煤电、可再生能源全生命周期排放后,初步结论是,2020年之前,能源发展受常规污染物排放制约明显,发展煤电相比可再生能源,更具有经济性;2020年之后,碳排的压力显现,可再生能源更优先于火电的发展。

上述人士认为,从常规污染物及碳排的角度看,煤电在2020年前还有发展空间。2020年后,受制于碳排的压力,煤电装机将达到顶峰。

煤炭消费量从2014年开始减量,但这是否意味着煤炭峰值已经来临,业内仍然有不同的观点。

行动计划预计到2020年,煤炭消费量将控制在42亿吨。统计局调整数据后,这一数字事实已经在2013年超过。《财经》记者了解到,制定中的能源“十三五”规划也调整了数字,煤炭消费量到2020年将“高于42亿吨”。

低碳能源加速发展

能源结构调整的重心是煤炭的减量化。作为中国第二大类能源,业内普遍认为,石油消费量在未来五年将保持中低速增长,在一次能源消费总量中比例将持续降低。行动计划提出的到2020年的目标,石油消费量占一次能源比例将下降至13%。

相对于煤炭、石油,以天然气、核能、可再生能源为代表的低碳清洁能源将迎来加速发展。

行动计划提出,到2020年,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达到15%。2014年底,中美联合发布《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》,承诺到2030年,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总量比例达到20%。非化石能源包括水电、核电、风电、光电等。行动计划提出,到2020年,风电装机2亿千瓦,光伏装机1亿千瓦左右。

业内普遍认定,“十三五”规划中风电、光伏装机目标上调已经确定,风电装机将上调至2.5亿千瓦,光伏装机上调至1.5亿千瓦。

国家可再生能源中心一名专家认为,基于目前的发展速度,这一目标不难达到,未来风电除陆上风电外,“十三五”期间,海上风电将突破障碍,由规划落地。

按照行动计划的目标,核电到2020年运行机组将达到5800万千瓦。

2000年以来,核电一直保持较快的发展速度,平均每年核准6台-8台机组。2011年日本福岛事故发生后,“十二五”核电发展速度骤降。

按照“十二五”规划的目标,到2015年,运行核电装机4000万千瓦,在建1800万千瓦。但事实上,目前运行核电装机仅2550万千瓦。

2015年底,田湾5号、6号机组和防城港3号、4号机组获得核准并相继开工建设。田湾5号、6号机组将是中国最后新建的二代加核电机组。

下一个五年,核电发展将恢复到每年核准6台-8台机组发展速度,届时,以AP1000、华龙一号为代表的安全性更高的三代核电技术将唱主角。

一名核电业内人士认为,考虑到核电建设周期最少也在五年以上,以及目前还有一些尚未开建的机组,到2020年投产很难达到5800万千瓦,这一目标较大可能延迟一年实现。

水电的情况类似。行动计划目标到2020年常规水电装机达3.5亿千瓦。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认为,从目前已开工建设的水电项目来看,3.5亿千瓦的目标不难实现。

天然气将在未来的能源结构中扮演重要的角色。IHS副董事长丹尼尔˙耶金预测,到2040年,天然气将成为全球最重要的能源。

行动计划提出,到2020年,中国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将达到10%以上。

2015年11月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出版《中国气体清洁能源发展报告》(下称“报告”),基于这一目标,预测到2020年,天然气消费量将达到4000亿立方米。

2014年国内天然气消费量为1761亿立方米,同比增长仅为120.5亿立方米,为2007年以来最低值。

报告认为,中国天然气消费增速放缓,但发展潜力仍然巨大。一是天然气在工业燃料领域对煤进行替代;二是城镇化水平提高促进天然气需求;三是基于环保及调峰的需求,天然气发电迎来发展。

近年来,天然气来源多元格局形成,到2020年天然气供应足够满足所需。

《财经》记者统计,到2020年,进口天然气年供应能力不低于2400亿立方米;行动计划目标,到2020年,国内常规天然气、页岩气、煤层气年生产能力将达2450亿立方米;合计天然气供应能力达4850亿立方米。

多位专家认为,天然气、核电到2020年具体目标可能不能全部实现,但由于能源消费总量增速的减缓,占比目标极可能超额达成。

规划落地面临挑战

2015年以来,出现了一股火电逆势增长的潮流。

绿色和平组织追踪环保部门数据发现,2015年上半年,环保部门受理、拟审批和已审批的火电项目达1.23亿千瓦,接近过去三年环保部门审批的火电项目总和近八成。

韩文科认为,火电项目通过环评等同于投产,不过他认为,目前煤电过快增长的迹象很明显。

煤电的快速增长,一是由于煤炭价格的下跌,煤电的经济性凸显;其次,2014年底,火电项目核准权下放地方政府,地方政府在经济发展的压力下推动了煤电的增长。

2015年底,国家能源局陆续在各地区召开“十三五”规划衔接座谈会,一名参会者称,各地政府发展煤电的积极性还是很高,地方能源规划中能源消费增速仍然较高。

该人士称,各地投资热情不减,以至于在一次内部会议上,努尔-白克力要求参会的各地发改委、能源局代表“保持冷静”。

煤电的不理性增长面临着投资风险。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袁家海测算,将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比重15%设为前置目标,“十三五”期间社会用电量年均增速设定为4.2%,如目前所规划煤电机组全部投产,到2020年将过剩2亿千瓦,利用率也将降至3800小时。

煤电的增长也将进一步挤压非化石能源的空间。张博庭说,目前东部省份大规模建设火电,中西部的水电无处可去。“乌东德水电站已经开建了,市场还不知道在哪里。”

周大地认为,规划的作用是对未来能源工业的发展进行引导,但能否落实,还要看政府的决心,在环保与经济发展、行业利益与整体利益中作抉择。

国家能源局也正在强化规划作用。

2015年11月26日,国家发改委、国家能源局发布《关于做好电力项目核准权限下放后规划建设有关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各地电力规划要在国家电力规划的指导下制定,发展煤电项目要在总量控制下进行。

能源局官员介绍,过去地方的能源规划都是自己制定、发布,强化规划指导后,地方规划要报国家能源局审批。

该名官员称,未来规划对核准的约束作用也会强化,没有纳入规划的项目将不会核准。“规划作用,类似于之前的路条。”

强化规划能否真正执行到位,还需进一步观察。毫无疑问,随着能源需求总量增速放缓,下一个五年,中国能源将在各方利益博弈中艰难调整。

产业投资内参

有价值的产业投资参考

中投顾问

产业投资咨询服务专家

导线轮 不锈钢
万景豪园基本信息
上海机房软件
导线轮 东莞石碣
第壹时区-佛山
物流软件图片
导线轮 线切割
第壹时区新闻
礼品金属笔图片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